美联储年内或提前加息并缩表 全球货币宽松政策走向终结?

本周, 美联储公布的2021年12月14-15日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对宽松货币政策的收紧或将提前。

市场普遍预计美联储今年将提前加息,并启动缩表。随着美联储紧货币政策大幅加码,全球央行或已偏向“鹰派”。

美联储最早3月开始加息?

会议纪要称,几乎所有与会者都认为,在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首次上调后的某个时间点,启动缩减资产负债表可能是合适的。

当地时间1月6日,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表示,为了应对通胀,美联储最快在3月加息、随后跟进缩减资产负债表是可能采取的行动。这样可以更好地控制通胀,后续的加息步伐可以根据通胀的走向提前或延后。

关于“缩表”,布拉德也表示,随着资产购买计划在接下来的月份中结束,美联储下一步可能的动作包含以被动方式减持资产负债表,旨在以合适的速度减少货币市场的宽松状态。

作为今年的票委,布拉德也强调美联储现在的工作重心在于对抗通胀,随着实体经济强劲复苏但通胀远高于政策目标,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已经转向更直接地打击通胀。

除了加息缩表外,布拉德也对美国的经济前景给出了积极的预期。他认为今年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将高于长期趋势”。此外布拉德也看淡奥密克戎变异株的风险,表示目前南非的疫情数字已经见顶并下降,可以预见美国也会跟随同样的路径。

当日,旧金山联储主席戴利表示支持更快结束资产购买计划,在美联储启动联邦基金利率正常化之后启动缩表。

国盛证券根据美联储常规政策操作流程,并结合2017年的历史经验,预计本轮美联储应也是按照“加息-给出缩表计划-启动缩表并暂缓加息-再度加息”的路径推进。此外,2017年从讨论缩表到最终宣布间隔了6个月,也可以作为参考。

国盛证券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最有可能的路线图是:5月首次加息、6月或7月给出缩表计划、9月或四季度实施缩表、年底第二次加息。预计全年仅加息2次,而不是点阵图和利率期货隐含的3次。若后续美国疫情明显缓和,不排除会提前到3月首次加息,缩表时间也会相应提前,但全年加息三次及以上的概率依然不高。

中金宏观在此前报告中已将首次加息的时间点从2022年四季度提前至5月,但目前来看,该机构不排除进一步提前至3月的可能性。美联储下次议息会议的时间是1月26日至27日,如果美联储有意在3月加息,将会在该次议息会议上释放更明确的信号。 根据日程,美联储的下一次FOMC会议将在1月25-26日举行。

全球加息潮高涨

英国央行已于2021年12月美联储议息会议后加息一次,新西兰央行和韩国2021年均已加息两次。不仅美联储加息时点或提前至今年上半年,伴随通胀压力的持续上升,市场预期,各国央行的加息路径将更加清晰。

在美联储发布12月会议纪要后,拉美三国央行在此之后启动加息。当地时间1月5日,乌拉圭央行决定将货币政策利率提高75个基点到6.5%,并预计利率将继续逐步提高,直至通货膨胀预期与目标一致。该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预计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通货膨胀仍将继续上升。

据彭博社1月6日报道,阿根廷央行将基准7天Leliq(流动性票据)从38%上调至40%,这也是阿根廷央行一年多来首次上调基准利率,目前阿根廷通胀率高达约50%。秘鲁央行当日也宣布将政策利率上调50个基点至3%,这是秘鲁央行连续第6个月采取加息行动。秘鲁央行表示:“鉴于现有的信息,我们认为在未来几个月继续推进货币政策正常化是合适的。”

波兰央行则在美联储会议纪要发布前夕便亮出了加息底牌。当地时间1月4日,波兰货币政策委员会宣布决定将该国央行主要利率提高50个基点至2.25%,该决定将在1月5日生效。这是波兰4个月以来的第4次加息,波兰央行也因此成为2022年首个宣布加息的国家银行。

今年通胀会见顶吗?

疫情之下,全球多地通胀创下新高。

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欧元区2021年12月未季调CPI年率达5%,预期4.8%,前值4.9%,创下1991年欧盟成立以来的历史新高。美国2021年11月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8%,同比上涨6.8%,创1982年6月以来的最大同比增幅。2021年11月英国CPI同比上涨5.1%,达到近十年新高。

新兴经济体通胀情况也不乐观。随着美国通胀和名义利率上升,高债务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货币贬值加剧,债务危机和货币危机风险将进一步上升。据土耳其统计局消息,土耳其2021年12月通胀同比增长36.08%,远超预期,为近20年来最大同比涨幅。

美联储下一步究竟会怎么走,景顺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 Hooper认为,对美联储而言,还是要看经济环境才能作出决定,可能会提前结束资产购买缩减,但是否会加息,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是通胀,第二是就业。目前美国基本接近于充分就业的状态,所以更关注的是通胀。

景顺认为,美国通胀有望在2022年中期见顶。该机构主要考虑的因素是货币供应,美国的货币供应增长已经见顶,并开始下降。而货币供应的增长和通胀之间有非常直接的联系,甚至可以将货币供应称为是通胀的“催化剂”。随着经济逐渐从疫情中走出,被抑制的需求也会被释放出来,与此同时,储蓄也会开始下降。另外,供应链得到调整之后,通胀会在今年下半年放缓。

景顺根据追踪7天的平均感染和死亡率推断,新冠肺炎不再是经济复苏最大的风险因素。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新的变种毒株奥密克戎传染性虽然更强,能重症率并不高。景顺发现,在过去的两年,通过疫苗接种或研制出来的一些新的治疗方法,能够非常有效地控制住院率和死亡率。从出行的指标来看,新的变种对出行也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新毒株影响的大部分都是没有接种过疫苗的人群,而这部分人群如果感染之后不是很严重,会生成抗体,最终会形成更好的免疫力。

因此,Hooper表示,2022年很可能是欧美经济的过渡期。也就是说在疫情期间提供的各种特殊支持政策在2022年会逐渐减少和放缓,刺激会逐渐回归正常水平。经济增速将较2021年有所下降,通胀水平也会下降,经济会更加回归正常水平,今年年底的经济状况肯定要比年初更加正常化。相比之下,新兴市场疫苗接种率比较低,在2021年并没有像发达国家一样完全重新开放经济。因此,对新兴市场来说,2022年会更像发达市场的2021年,即逐步开放经济,增长也会加速。